狂霸酷炫拽,真爱软糯甜
心所向之,无所不为
 

[全职/喻黄]诅咒之剑番外 新年快乐

新年贺文

-----------

张佳乐抬头看了看门口摇摇欲坠的广告牌,抬腿迈进了巷子深处这家毫不起眼的小店,灰色的呢子风衣下摆带进一股冷空气。张佳乐进门之后四下打量了一番,店铺内和外面看起来的一样简陋,靠着四面墙壁堆着各种大金大红的纸箱,门口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边放着一台饮水机。

这时坐在桌子后面的人发觉张佳乐进来,抬头十分礼貌地问道:“您想要点什么?”

张佳乐摘下墨镜,看到和自己说话的人还只是个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我找你们老板。”他边说边把墨镜随手别在衣领上,“我想办点年货。”

张佳乐话音未落,方锐已经从小店的后门走进来,没说话先笑:“您想要点什么?花生瓜子苹果梨,我们这里还有上好的柑子,小乔快给客人倒水。”

张佳乐勾嘴角:“我要贵的。”

方锐笑容深了一层,伸手往墙角一划:“贵的我们也有,燕窝鱼翅鲍鱼,燕窝有白的黄的红的……”

张佳乐开始不耐烦起来,打断了方锐报货单的声音:“我要的更贵。”

方锐转了转眼睛:“您是说盒子里夹金条的?现在上面查得严,我们已经不做那种玩意了。”

张佳乐啧了一声:“别卖关子,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他说着伸出一只手,食指和中指并拢伸直,拇指翘起来,比着方锐的鼻尖,“我要这个。”

方锐眨了眨眼:“客人我真不懂你的意思啊,你看我真诚的眼神。”

张佳乐这一阵住在叶修的破房子里,本来就上火,这一下没压住,抬手揪住了方锐的衣领:“老板,别装傻啊。”

却没想到方锐低头向后一撤身,就从张佳乐手中挣脱了出来,动作极巧,张佳乐甚至没反应出来手中已经空了。

张佳乐瞪大眼睛,看方锐用手整理着自己的衣领,忽然心中生出一丝好胜心。他一个小擒拿手,就去捉方锐的手腕,方锐身上却似附着了一层油,滑得刚一碰到,就逃脱出去数步。两三个闪躲间,竟然再没有让张佳乐沾上身,最后正好转到饮水机旁,乔一帆默默递上水杯,方锐接过来,送到张佳乐眼前:“喝点水,消消火。”

张佳乐刚要发作,这时又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方锐大大,别欺负我们乐乐啊。”

“谁欺负他了。”

“谁被他欺负了?!”

张佳乐和方锐异口同声朝进来的人喊。

刚进门的叶修用手指钻了钻耳朵表示你们怎么比黄少天还吵。

“叶神你和他认识?”方锐略带无奈地问叶修,“你怎么不早打声招呼。”

张佳乐更不高兴了:“老叶你刚才跑哪去了?”

“我去转了一圈看看小方这的安全措施有没有什么漏洞,要是早被特警或者组织盯上了,也好只牺牲乐乐你一个人。”

叶修一本正经解释,张佳乐气结。

“小方身手有长进啊,不错不错。”叶修随便说着,听不出带着几分真心。

方锐也就随口应付:“是啊生意不好做,没事闲得就打打太极拳练练气功什么的。”

话虽然是笑话,张佳乐却忽然意识到刚才自己怎么也抓不到方锐的原因了。

见到叶修来了买卖就好办多了,方锐熟门熟路的搬了两支木头箱子出来,里面都是好货,张佳乐见到枪和弹药,就像见了亲人,立刻忘了刚才的不愉快,眉开眼笑着查起了货。

方锐看看张佳乐,回头小声对叶修说:“你可从没一次向我要过这么多硬货,你这是要打仗?”

叶修这时已经点上了烟,吐出一口:“小方这是关心我?”

方锐眉头都不动一下:“关心呀。”

“别别别,别啊方锐大大,我消受不起。”

“我都说了小店生意不好做,我怕我少了个金主。”方锐笑了,“我就指望你多打两仗,弹药消耗快点,多补几次货。”

“看来你是真关心我。”叶修也笑。

张佳乐那边已经盖上了画着香蕉的箱子盖,招呼叶修:“老叶,快来搬家伙。”

“看来你把我们这位大神伺候得挺满意的。”叶修看张佳乐已经迫不及待地提着一支箱子向外走,无可奈何溜达过去搬剩下的箱子,“钱我还打到老账号。”

叶修向外走,忽然听到方锐在背后叫了一声。

“叶神。”

他回头,看到一样东西朝自己飞了过来,就条件反射抬手抓住了,发现是个光亮大个的苹果。

“附赠的。”方锐挥挥手,“偶尔也尝尝真正的年货吧。”

“哟哪来的大苹果啊。”

叶修一出门就受到了张佳乐的嘲讽。

“羡慕吧。”叶修朝张佳乐皱皱鼻子,“擦擦口水吧。”

张佳乐翻了个白眼意思是懒得理你,往前走了几步,他回头又看了看那破烂的店门,慢悠悠地说:“老叶,那个小老板,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吧。”

“老张,记忆力太好真不是什么好事。”叶修把手里的苹果抛到了空中。


黄少天接住落下来的苹果,又把它再次抛了起来,如此反复了几次,越发无聊起来。他用眼角的余光去瞥坐在车尾的孙哲平。孙哲平正装出一副欣赏窗外风景的样子,脚边放着一只黑色的皮箱。

公交车正好开过中央广场,一个刚上车的小个子坐在了孙哲平前边的座位上。小个子戴着一顶很旧的鸭舌帽,帽檐压得连脸都看不清。

“镜子碎了之后,鱼得了水,游得很欢,最近大家都不太好过,小心为妙。”

小个子没头没尾说了两句,弯腰拿起皮箱,掂了掂重量,便满意地往车门处走过去。

黄少天捏住手中的苹果,转身迎上去,错肩时故意撞了一下。

“你看着点路!”小个子骂了一句,但还是头都不抬,公交车刚一靠站停住,就匆匆下车了。

公交车继续行驶,黄少天也来到车尾,坐到刚才小个子坐的位置,嬉笑着说:“我猜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孙哲平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少天:“你千里耳啊?”

“我会读唇语……你还真信啊?我一开始就在箱子上装了窃听器。保险起见又在那小子身上粘了个定位器,我倒是要看看什么人到处下这种直钩。”黄少天眼神格外深邃。

“你都说是直钩了。”孙哲平笑笑,“他们一定是猜到我们早晚要跳出来主动咬钩。”

“我这不就让他们称心如意吗?”黄少天翘起嘴角,笑容却锋利如刀。

广场位于城市中心,公交车被堵塞在车流中。黄少天从车窗望出去,就如置身于一道灯火构成的界线之上。发动机声,汽车鸣笛声,人声,交杂在一起,都让人能更生动的感受到自己还活着。

黄少天忽然发出了一小声惊叹。

“怎么了?”孙哲平问。

“点灯了。”黄少天难得言简意赅,孙哲平便也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过去。

其实与此同时,广场周围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到一个焦点。

那是广场正中的一座高耸的雕塑,顶端是一个水晶球。这是这座城市标志,每到新年时分,就会被点亮。水晶球亮起的同时,开始慢慢旋转起来。

“以前我和队长曾经来这里执行任务。”黄少天毕竟不可能一直不说话。

那年蓝雨组刚建成,他和喻文州一起出外勤任务,新年起始,便要在广场旁的酒店顶层复查狙击点。喻文州站在酒店房间窗口,视野开阔,正好可以完整的欣赏城市的夜景。

黄少天从瞄准镜中查看目标所在位置,转头看到喻文州垂眉露出一个讽刺的笑。

喻文州很少在人前流露真情实感,这让黄少天有些好奇:“队长,看到什么了?”

喻文州也并未对黄少天刻意隐瞒,他抬手用指节敲了敲眼前的玻璃,指着亮起的水晶球:“你不觉得很讽刺吗?城市的标志是一个滚动的透明球体,让人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身在其中滚球的白鼠。”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忽然大笑起来。

这下变成喻文州诧异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笑累了,便说:“你不觉得更像海狮顶球吗?”

喻文州也被逗笑了。

两个人一起笑了一阵,黄少天收起了笑容。他伸手抓住了喻文州的手,两只手叠在一起,平展摊开,举在空中。

“队长,你不觉得,这样也很好吗?”

喻文州呆呆地看着,那个被他们两个人,共同用手托起来的水晶球,在视野的正中,晶莹剔透。

连上面那句烂俗的电子祝福,也忽然变得格外动人。

路口的信号灯由红转绿,公交车复又启动。黄少天把那个特别红的苹果举起来,与水晶球重叠在一起,眯起眼睛盯着看了一会儿,一口咬了下去。


红灯,喻文州把车停住。

后座的郑轩猛地一声大叫,把车里面的人都吓得几乎跳起来。

副驾驶的宋晓捂着耳朵:“郑轩你想死吗?我可以免费送你一颗子弹。”

李远更是惊讶地看着郑轩贴在车门玻璃上,仿佛想要破窗而出:“你没事吧?”李远特别担忧,“我只不过打开了一箱苹果,又不是开了一箱炸药箱。”

喻文州听到李远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你们别怪他。”

有一年百花组缴获了一批伪装安置在苹果箱里的遥控炸弹,一打开箱子盖就启动,郑轩不知情,正好又赶上那会过年,他还以为是真的年货,就偷着打开了一箱。当时蓝雨组的人还都出去执行任务,郑轩就捧着那箱炸弹,在仓库门口站了一晚上。据说总觉得压力大,也是他那次经历的后遗症。

李远心疼地从箱子里取出一个苹果,递到郑轩嘴边:“轩哥,来,尝一口,正宗国O大苹果,特别甜。”

“我对苹果过敏。”郑轩白着一张脸。

宋晓乐不可支地扭过头,刚想和喻文州一起嘲笑郑轩,却忽然看到喻文州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简单且明亮。

就好像他想到了什么简单又明亮的人。

“队长,想到什么好事,笑得这么开心?”宋晓一脸八卦。

“没什么。”喻文州依旧笑着,“你们看,新年点灯了。”

车里的四个人都向外望去。

这时一辆公交车正好从他们的车前开过,遮蔽了视线,而等公交车远去,便可以看到,广场正中的雕塑顶上,水晶球亮起灿烂的白光,旋转中拼出一行俗气却永远流行的祝福。

“新年快乐。”


EPxx end.


评论(5)
热度(344)
© 无所不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