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黄]一年烧四季 秋

收录在《致明日》里的文,一直说完售后放出结果简直拖成了诈骗……今天终于想起来了!

原作向,退役设定,慎入

和茶花老师的连文(完全不连着


---------


秋之故人


开始也不知道是谁在群里提了一句,其他人随之呼应,最后就相约要举办一次蓝雨老队员聚会。然而时间地点却总是定不下来,群里一时七嘴八舌乱成一团。

“去我上次回G市吃的那家酒楼吧,那家海鲜不错。”

“不是吧老郑,那家的酒简直像掺了水!”

“那你说去哪?”

“不如去俱乐部对面的烤肉店。”

“得了吧好不容易去一次,能找点上档次的地方吗?”

“重要的不是联络感情吗?感情?!”

“我倒是无所谓感情,好吃就行。”

“李远,好久不见你怎么都长成这样了,前辈好心痛。”

喻文州看着群众们热热闹闹的刷屏,笑呵呵的打了四个字:“来我家吧。”

“唉?!”

“唉唉?!”

“可以吗?”

“太麻烦了吧?”

“好啊好啊好啊。”

各种激烈反应,不过这位前队长的话向来都在大家心里一言九鼎,话题也就渐渐向着每个人负责带一个菜或者食材或者酒水顺利展开下去。

差不多拍板的时候,徐景熙忽然问:“黄少呢?怎么都没见到黄少说话?”

黄少天正坐在旁边啃着核桃酥围观,一手举着点心,一手在下面接着,生怕点心渣掉在地板上。见到自己被点名,含糊不清地发出指示:“告诉他们我忙,你全权代表。”

喻文州敲:“他腾不出手。”


聚会前一天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趁机彻底搞了次大扫除,然后坐在沙发上讨论明天喂大家吃什么。

客人有退役的队友,现役的后辈,算了算一共加起来有十几个。两个人拿了张白纸,想起一个点子喻文州就写下来,又在旁边写下需要的食材和准备的时间。黄少天看着纸面上熟悉的字迹,用头顶了顶旁边喻文州的脑袋:“你看我们像不像在开作战会议?”

喻文州看着纸上一本正经写着:松鼠桂鱼,或许技术难度太高无法达到预期效果。自己也忍不住喷笑了出来。

最后战术大师和机会主义者思前想后,结合了丰富性口味性娱乐性和便捷性多个要点,在“火锅”两个字上画了一个圈。


门铃响的时候喻文州正在挑虾线,黄少天倒是动作极其敏锐,蹭的便从厨房窜了出去。

“来了来了来了。”

打开门,看到头一个到的是郑轩。

“看来我拔了头筹啊?”郑轩换上鞋,一边向屋里张望,一边把手中的纸袋递给黄少天。

“是啊,就你最守时。”黄少天接过来打开看,是瓶白酒,包装非常精致,烫金帖银。他不谙此道,也觉得看着就很高级,“干嘛这么破费。”

郑轩挠挠头:“我还是第一次来你和队长家里,又不擅长挑礼物,真是……”

“压力山大啊。”黄少天抢着说出口。

郑轩抬手就在他肩上敲了一拳。

郑轩是他们之间第一个退役的,他和喻文州黄少天同期,十二赛季之后,率先宣布了退役。

而同时,那个赛季蓝雨恰好赢得了他们第二个总冠军。

当背景屏幕上巨大的荣耀二字亮起时,所有人并未欢呼,都如刚度过梦境,难以分辨现实,又似卸去了浑身的力量,呆愣地瘫坐在椅子里。

他们盼望了太久,经历了太多艰难,付出了太多心血,终于又回到了这里。

黄少天先反应过来,跳起来想说些什么,却发现郑轩哭了。

这个大男人用手捂着自己的脸,依旧不受控制地发出了呜咽的声音。

房间内瞬时安静下来,大家不知道如何安慰,但也无人催促,只是默默地陪着他。

秒针,分针,倒计时的声音滴答作响。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郑轩职业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知道郑轩因此几乎不眠不休的练习,他说头一次不用再担心消耗了,反正以后回老家继承开店,也没什么能用得上手速的事情了。

所以所有人都明白,迎来最终时,那些蓄积的感情,终于爆发。

而且他又是何其幸运,能得到蓝雨的全员齐心合力,用一座冠军奖杯为他饯行。

最后还是喻文州走过去,温柔地拍了拍郑轩的肩膀:“该去领奖了,冯主席见不到人会把奖杯发给对面的。”

队友们都笑了,郑轩也破涕为笑,用发红的眼圈环视过身边的每一个人:“谢谢大家。”


宋晓是举着自己的左手无名指进门的。

郑轩陪着黄少天一起跑到门口接人,一把握住那根手指,作势要掰。

“啊啊啊啊啊要断了要断了要断了,队长快救我!”

“队长在切水果,没空。”黄少天边说,而且自己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宋晓是今年夏天新婚燕尔,难免见了谁都要得瑟一番。

“这是我老婆做的酱牛肉,你们一定要尝尝,比外面买的还要香,还有这个,这个泡菜,也是她自己做的。”宋晓的幸福都写在脸上。

郑轩和黄少天哥俩互相搭着肩膀,都露出了鄙视的眼神。

这时黄少天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溜烟跑走了,片刻功夫折回来,手里抱着一个罐子:“这是我们文州剥的核桃仁,你们快尝尝。”


卢瀚文和李远是一起来的。

李远进门就熟门熟路跑过去拉开冰箱掏出一根绿豆沙,咬在嘴里口齿不清地说:“今天怎么这么热啊。”

卢瀚文扒着冰柜门看了看,不满的问:“怎么没有甜筒了?”

喻文州在厨房搭话:“昨天最后一个被少天吃了。”

“黄少,你干嘛吃我的甜筒?”卢瀚文装出哀怨看向黄少天。

黄少天啧嘴:“谁说是你的了?上面写着你名字呢吗?”

郑轩和宋晓看得惊呆了。

黄少天连忙解释,小卢和李远平时经常跑到他们家里玩儿,简直把这里当自己家。

两个人都还是现役,也不是本地人,卢瀚文虽然已经是一代大神,在喻文州和黄少天面前却好像一直是十四岁。他以十四岁的惊人年纪就开始在联盟打拼,虽然一直性格沉稳,但也毕竟只是个孩子,幸得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的照顾,一路走来,简直把他们两个当做亲人。

那边黄少天和卢瀚文已经各拿着鸡毛掸子和扫帚当剑,在客厅里展开PK。

“看我一招三段斩!”

“剑定天下!”

当然两个人的身手都没有招式名字这么华丽,反而十分滑稽,举手像芭蕾,抬腿像广播操。

旁边的三个观众看着笑得滚倒在沙发上。

喻文州走出来,一抬手,手上的水甩了黄少天一脸:“让你泡的笋和大枣呢?”

黄少天抹了一把脸上的水:“队长,你这诅咒之箭有多少枚啊,bug吧。”

这时门铃又响了。


“小徐,怎么这么晚啊,迟到罚酒!”

“罚酒太便宜他了,罚款!”

“张口闭口就是钱,俗。”

众人一起拥到门口,见徐景熙笑吟吟地站在门口,却没有进来。

黄少天奇怪:“赶快进来啊,还要我请你啊?”

徐景熙不慌不忙地说:“我还带来了一个人。”

“啊?不是吧老徐,带女朋友来,太不厚道了吧。”

“重色轻友啊。”

“我还没带老婆呢,得瑟什么啊,我老婆可是大美女,下次带来给你们看看……”

没等大家说我,徐景熙把站在旁边的人一把拉进了门。

“于锋?好久不见啊!”郑轩几乎是扑过去一把抱住了还站在门口扭捏的于锋。

“要来干嘛不早说啊,还搞突然袭击。”喻文州也很感慨。

要说大家最久没见的,就是于锋了。转会之后毕竟不在一个城市,偶尔有比赛也只能匆忙打个招呼,比不了以前的朝夕相处。

于锋后来作为队伍的主力,和邹远一起得到了百花的认同,成就了属于新双花自己的时代。

也许大家的路途选择方法各有不同,但目标和理想总能殊途同归。

“不是怕你们不欢迎么。”于锋挠挠头,然后有意无意地瞄向黄少天。

黄少天举手干脆利索,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这么见外!说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于锋被拍得向前跌了两步,回头看去。

黄少天眼神明亮,笔直望着他:“看你带来什么好吃的,我再判断原谅不原谅你。”

于锋笑了。


最后林枫和几个同喻文州黄少天一起打过最后几个赛季的后辈也陆续赶到。

人到齐了,火锅登场。

蓝雨队内人员来自天南海北,吃火锅的习惯也不同,一时桌面上出现了六七种口味的酱料。

黄少天吃着自己碗里的麻酱,看着喻文州碗里的辣油。见喻文州把刷好的羊肉在碗里沾了一下,刚要放进嘴里,就凑过去就着喻文州的筷子把肉咬进了自己嘴里,嚼了两下猛吸气:“好辣!”

喻文州连忙把水推过去:“当然辣了,这是正宗四川口味,本来你就不能吃辣。”

宋晓感慨:“下次我还是带老婆来吧。”

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关系很早就不再是队中的秘密。虽然两个人从开始交往之后一度想要隐瞒。他们在队内的时候尽量低调,从不亲热,因为战队毕竟是严肃的地方,他们又是战队的正副队长,他们是来打比赛的,不是来谈恋爱的。

只有休假的时候,两个人才会偷偷跑出去约个会,偶尔过夜开房间。

然而互相倾慕的人之间,就算没有过分亲昵的举动,也总是会在无法掩饰的神态眼神中流露出来。蓝雨都是一帮粗汉子,让这个秘密得以保持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但是相处久了,大家也渐渐察觉出了端倪。

然而知道了这份心思后,队友们却没有人特意去问去说,只是悄悄的,尽可能的给两个人留出了更多的自由空间。

这种无声的体贴被喻文州和黄少天发觉后,都感动不已,最后主动公开承认了这段关系。

两个人在十五赛季同时退役,比一般的同期生又多挣扎了两年,成为抗争到最后耗尽的选手。

那一季蓝雨打完最后一场季后赛,新闻发布会上,喻文州在记者提问之前,先开了口。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要说一件事情。”

在桌子下面,黄少天的膝盖和喻文州的膝盖紧紧挨在一起,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温度。

“这个赛季结束之后,我,蓝雨队长喻文州,和副队长黄少天,正式宣布退役。”

虽然由于年龄,两个人早已被列在可能退役的人员名单上,但蓝雨剑和基石一同退役的消息还是如一枚重磅炸弹,投入了会场。

在沸腾的记者和明灭不停的闪光灯中,喻文州转过头,和黄少天安静的相视一笑。


李远涮了两片生菜叶:“我现在还记得特别清楚,喻队和黄少离队那天,瀚文哭得声音特别响哈哈哈哈。”

“吃还堵不上你的嘴吗?”卢瀚文加起一个鱼丸直接塞进了李远嘴里。

李远一瞬被烫得不但说不出话,连脸都通红一片。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起离开蓝雨俱乐部那天,卢瀚文确实哭得鼻涕都流出来了。

这个出道时被记者们夸张形容拥有与年纪不相符的沉着冷静的少年,彼时已经是个大好青年。

黄少天和喻文州各自拖着箱子,站在蓝雨俱乐部大门口和来送行的所有队友握手,拥抱,告别。

黄少天凑过去安慰:“小卢别哭。”

卢瀚文吸着鼻子:“你们要常回来玩儿。”

黄少天没憋住,噗嗤笑了出来。

喻文州瞪了他一眼,温柔地对卢瀚文说:“你以后就是队长了。”

卢瀚文停住了抽泣,看着喻文州,眼神一下变得清明坚定:“你放心吧。”

喻文州笑着,伸手放在卢瀚文头顶,拍了拍,如将一种信念,交托了出去。

这之后所有后辈都用带着淡淡忧伤的仰慕眼神目送两个人离去,看着两个人拖着箱子沿着马路走了一圈,看到两个人又踱着步子走了回来。

“唉?忘东西了?”卢瀚文问。

所有人都一头雾水。

“我们是来报道的。”喻文州放下箱子,还俏皮地眨眨眼。

在大家诧异的注视下,黄少天终于放开了大笑:“从今天开始,队长,啊不对,喻总走马上任到蓝雨的行政管理处上班,而我则是要去训练营报道当教练,有空就去训练室找我玩儿啊,我随时可以和你们PK叫你们看看什么叫宝刀不老。”

“队长!黄少!你们!”被坑了的卢瀚文简直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生气,千般情绪之下,把鼻涕蹭下来一把全抹在了黄少天的衣服上。


酒过三巡,大家拉开了家常,互相说起现在的事业。

除了喻文州和黄少天留在蓝雨,于锋也留在了百花当教练。郑轩,宋晓和徐景熙几个人却都离开了职业联盟,干起了毫不相干的行当。

说到最后都难免唏嘘。

平时朝九晚五的工作中,习惯了也便不再有什么感觉,但是当昔日队友凑在一起,难免就令人想念起当年的荣光。那些日子他们只懂拼命战斗,生活就在聚光灯下,生活就在赛场上,绚烂芳华。

看着桌面上一片狼藉,前蓝雨队长喻文州忽然说:“我们出去散个步吧。”

为了工作方便,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俱乐部附近买了房子,步行三十分钟。

大家身上都带着酒气,一路推搡打闹,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俱乐部门口。

“真怀念啊。”徐景熙抬头看着门口的金属招牌,还能回忆起第一次来这里时的场景。

“我刚来的时候还是木头牌子呢,那种白底,用黑墨印刷的毛笔字。”黄少天显摆自己的元老身份。

郑轩张望了一会儿:“看门的都换人了,我都不认识了。”

“那多半也混不进食堂了。”宋晓表示遗憾。

于锋挪揄:“你刚才羊肉都吃到哪里去了?”

卢瀚文和李远给大家指了指哪间是自己的宿舍。

所有人都抬起头,望着这些年过去依旧没有变化的宿舍楼。

“真奇怪啊,站在这儿就觉得安心了。”

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大家都笑起来。

“其实这里记录着我们经历的一切,所以我们就能安心活在现下吧。”徐景熙喃喃的说。

也不再有人吐槽他多愁善感。

“还有。”这时卢瀚文忽然回过身,把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手拉起了,让他们握在一起。

两个人对这一举动莫名其妙,两只手却还是乖乖地相互扣在了一起,手指挨着手指。

所有人都回头看着他们。

“我们这一群人啊,无论是过去在赛场上,还是现在在赛场下,只要看到你们两个这样在一起,就会觉得特别安心。”


有的打车,有的坐巴士,有的回酒店,有的赶飞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把最后一个人送上车,黄少天伸直双臂拉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啊啊,累死了。”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吃得好撑。队长,今天那个螃蟹太棒了,果然就要吃秋天应季的,油膏特别肥。”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贪吃的嘴脸,笑着牵起他的手:“走,回家了。”


评论(7)
热度(269)
© 无所不为 | Powered by LOFTER